如皋發佈

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 > 香港誠信物流頻道 > 文化視線 > 正文

表 叔

□朱廣英

表叔成祥,在我們這裏可以説是一個頗具個性的人物,他是我姑奶奶的兒子。在我的記憶裏,兒時幾乎沒有尊稱過他。心裏總把他劃到酒鬼一類的人羣中去。直到許多年後發生了一件事,才使我改變了對他的看法。現在想起來,感到年幼時的膚淺可笑,同時又感到對錶叔成祥有些內疚。

表叔的母親長相很美,就像一隻活潑可愛的春燕,迫於舊社會生活的無奈,她生下表叔後不久就飛走了,為年幼的表叔留下了貧困和艱難。表叔三十好幾,連個老婆也未娶到。可他是天生的樂天派,用他的話説是一人飽全家飽。生活得還蠻瀟灑的。

在我上幼兒園那年,表叔居然成家了,據他説表嬸是揀來的。那天晚上,表叔從鄉下一位親戚家往回趕,走到一條人跡罕至的鄉間小道旁突然聽到“快來人呀,救命……”的呼救聲。經過一場殊死搏鬥,歹徒逃走了,表叔的大腿被尖利的兇器刺傷三處。流血的傷口沒有嚇倒表叔,卻征服了那個鄉下出來逃婚的姑娘的心,從此表叔有了一個娟秀美貌的妻子。我和妹妹經常站在那間破瓦屋門口,偷偷往裏瞧:只見表叔正蹺着二郎腿,得意洋洋地哼着什麼。表嬸文靜地坐在黯淡的油燈下為他納着鞋底。冷不防我們被表叔抓住,小腦袋瓜捱了一下,表叔又高舉我們“坐飛機”……然後又拿出他的下酒菜花生仁什麼的給我們,我和妹妹心中的高興勁就甭提了。

表叔兩口子開始時仍和和美美,可自從嬸嬸一年一個地生,為表叔添了六張吃飯的小嘴後,他倆就為生計犯愁了。從此他倆不管嚴寒酷暑,總是半夜三更起牀,開始做豆腐花兒,趕在人們上班前挑上街賣,以此維持全家的生活。儘管那豆腐花兒可口誘人,食客不少,但價格低廉,一家人的生活仍然難以支撐。雖然如此,每當表叔看到圍在桌子旁久久不散的孩子時,他又會盛上兩碗給他們解饞。賣豆腐花兒顯然解決不了家庭的温飽問題,孩子們又因缺乏營養經常生病,夫婦倆有時只好悄悄去醫院賣血,窮日子真難熬喲。

那年隆冬,古城下了一場罕見的大雪,許多工廠停產,商店停業,學校停課。下雪天大人難受,孩子們卻另有一番情趣。我來到表叔家,想帶幾個娃娃兵一起去打雪仗堆雪人,那時真是“少年不識愁滋味”,誰知剛進屋,我便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,六個小孩縮在一隻大缸中,像六隻嗷嗷待哺的小鳥。我一下子把小六子拎了起來,這小子大冷天還光着個屁股,小傢伙嚇壞了,趕緊求饒:“好姐姐,快放了我吧,外面好冷喲……”另一個孩子叫道:“玲姐,我們都沒有棉襖,怎麼好跟你去打雪仗?”我發現他們個個穿着單薄,缸裏雖然鋪了一層厚厚的稻草,能禦寒保暖嗎?我的眼睛濕潤了,那個最小的男孩見我難過,機靈地閃爍着他那雙烏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説:“姐姐,我們一點兒也不冷,不信你來試試。”

我一口氣溜到家裏,把剛才看到的情景告訴了母親,母親的眼睛頓時噙滿淚水,在家中衣櫃裏翻了半天總算找了兩件舊棉衣,趕忙叫我送了過去。

我剛進他家的門,看見表叔雙手捧着一條嶄新雪白的棉花絮,正扯着洪亮的嗓門對孩子們説:“二小、三子……你們是願意蓋好被子,還是要肉?”“吃肉!”孩子們異口同聲地呼喊道。“好來!”於是,表叔像變魔術似的,一會兒工夫,棉絮不見了,手裏拎了兩塊香噴噴的熟豬頭肉回來,稻草缸中一陣歡呼雀躍,“爸爸給我一塊、爸爸給我一塊”喊個不停,六張小嘴狼吞虎嚥,滿屋熱氣騰騰,我的小嘴巴也油光光的。回來聽母親説才知道,那條新棉絮是政府照顧特困户發給表叔家過年的,表叔家太窮了,只能把它變成兩大塊肉給孩子們過個“肥年”。

俗話説,越窮越變鬼。表叔家的日子越過越難。春季的一天凌晨,我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,表叔家的小六子病了,他是來向母親借點錢給小六子看病去的。表叔夫婦陪他們的孩子在醫院熬了五天後,那個長得非常漂亮人見人愛的小六子再也沒有醒來。那天,外邊下着毛毛細雨,表叔和表嬸又一次敲開我家的門……二十多年過去了,他們的那種眼神,至今仍然令人難以忘懷。

表叔和表嬸被雨淋透了,呆呆地站在我們家門口,母親讓他們進屋,表叔面有難色地説:“二嫂,小六子他……我們連給孩子……也沒有。”未説完表叔已淚如雨下,嬸嬸在一旁嚎啕大哭起來。母親一邊安慰他們,一邊顫抖着雙手從衣服裏層取出一個牛皮紙的小包,一層層地展開,拿出一張皺巴巴的人民幣塞給表叔,接着又從家裏找出一塊花旗布,遞到姊嬸手上。

從此,在上學或放學的路上,我經常看到一個醉漢“威風凜凜”地站在西橋頭罵街撒潑,那就是表叔。時間長了,人們甚至忘了他姓甚名誰,在我幼小的心靈中便開始把表叔當瘋子看待了,離他遠遠的。他有時驀地拖住我,我被嚇壞了,拔腿就跑。然而,他有一次從懷裏掏出一塊點心,示意要給我,使我不知所措。接着,表嬸又生了腰疼的病。母親不讓我和妹妹經常去他家,只是家中偶爾煮上些好吃的東西,才叫我們送去。

世上的事怪得很,就在許多人像避瘟疫般躲着他們時,偏偏有一個人走進了他們的生活,那就是我小學三年級時的同學劉麗娜。她可算是我們這個小城的靚女孩。那時,她父親不知什麼原因被抓進牢房,她母親過世後,她停學了。一個孤零零的女孩,在敲響過不少親戚朋友的家門之後,終於迫於無奈,敲響了表叔家的門,表叔竟收留了她。從此,十歲的麗娜就出現在西橋頭靠賣紅薯度日。十五年後,她被定居在香港的伯父指定為劉家唯一的財產繼承人。在她去香港前夕,她向表叔和表嬸叩了二十個響頭,然後泣不成聲地説:“祥伯,祥嬸兒,你們永遠是麗娜的再生父母!”

斗轉星移,表叔竟被一雙慧眼看中,交上好運,負責起管理西橋口地攤,他的豆腐花兒生意也越做越紅火。他的養女劉麗娜後來定居美國,在美國開了一家以表叔名字命名的店鋪就叫“祥伯豆腐花兒店”,從此表叔名聲大噪,兒子們也都長大成人了,一個個開起服裝店。如今的表叔穿着大西洋彼岸寄來的高級西服,儘管那毛衣總不自覺地露在西服袖子的外面。他每次遇上我年邁的母親,總是熱情地邀請我母親:“二嫂,到店裏坐坐吧。”然後便來攙扶母親進屋,沏上一杯龍井茶。每次聊天,表叔總要動情地説起母親曾經接濟他們一家的往事。我和母親都在心裏為表叔一家能過上好日子而高興!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台)、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閲讀
關鍵詞: 表叔 表嬸
責任編輯:高磊
0

暴恐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