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皋發佈

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 > 香港誠信物流頻道 > 文化視線 > 正文

一封珍貴的武漢來信

□吳光明

武漢“解封”之際,我整理資料時欣喜翻到來自武漢碧野先生的來信,一種非常時期的特別思念油然而生。目睹已經泛黃的信件,尤其是先生提到“得知你分到新房……如有機會再來如皋,當到新居拜見”時,我不禁心頭一熱,淚水奪眶而出。先生不可能“再來如皋”了,可他數十年前在如皋採風給我留下的印象,仍一幕幕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。

1985年4月初,碧野先生應邀參加南通市舉辦的“春江筆會”來到如皋縣採風。

當縣委宣傳部長將全程陪同碧野先生採風的任務交給我時,我的心裏七上八下打起鼓來:“我一個宣傳部小科長,去陪同一位現代著名作家,能行嗎?”“小吳,這些天就要麻煩你囉!”一見面,我怎麼也沒想到,碧野先生竟主動迎了上來,滿臉笑容,熱情招呼,並緊緊握住我的手,一下子就讓我那“撲通撲通”的心平靜了下來。接下來,只要有空閒時間,這位平易近人、和藹可親的老人就與我們聊天。宿舍裏、餐桌邊、田埂上,如皋的歷史、文化、風土人情,以及我們的家庭、父母、孩子等等,天南海北、無所不涉。聊得高興時,他還與我們稱兄道弟,解開衣領、捲起袖子,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起來,沒有一丁點兒大作家的架子,本色得就像一個樸實無華、憨態可鞠的農民。

採風開始了,碧野先生身着中山裝,口袋裏隨時隨地揣着筆記本、掛着鋼筆,從機關到工廠,從城鎮到鄉村,不管是陽光燦爛還是颳風下雨,總是風塵僕僕、馬不停蹄奔走在如皋的大地上。考慮到老人家已步入古稀之年,我們想讓他中途休息一兩天,可他不但不同意,有時還要起早帶晚。那時,農村公路屈指可數,不少地方連小轎車都難以通行。一次,去農村採訪養雞專業户,還有一里多路,駕駛員怎麼也開不進去。“不要麻煩了,我們下車走!”説着,老人家就下了車。

可天剛下過雨,道路泥濘,途中還得翻越一道河溝,只見他捲起褲腿,深一腳淺一腳,走走歇歇,誰去攙他都不要。到達養雞場後,他一屁股癱坐在凳子上。大概是太勞累了,後來碧野先生回到武漢家中就病倒了。他來信告訴我:“我因病已住院兩月,目前病情已有好轉。請釋念。近日寫了幾篇有關如皋的文章,將陸續發表。”不久,我從《羊城晚報》上看到了先生的一篇散文《如皋好》。文章以優美的語言、細膩的筆法,熱情謳歌了改革開放給如皋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,字裏行間滲透了一位老作家為時代高歌的無限激情。

“我們採訪人家已經是麻煩了,不能再增加人家的負擔。”碧野先生時時處處嚴於律己的高尚人格讓人佩服。採風期間,熱情好客的主人常常早已備好了飯菜,可任憑他們怎麼挽留,先生總是堅持回縣招待所就餐。好多次等他回到招待所,飯菜早已涼了。在聞名遐邇的花木專業村採訪,村支書見他非常欣賞如皋“雲頭雨足美人腰”的特色盆景,便挑選了一盆價值不菲的五針松盆景説:“老人家,帶回去做個紀念吧!”“不行,絕對不行!再説我也不會養花,養死了多可惜!”他連忙拱手作揖,婉言謝絕。他甚至連縣裏想送他一點如皋土特產都表示不肯要,而是和一同來如皋的夫人楊靜到街上買了一大堆禮品準備帶回去。

回武漢前的晚上,碧野夫婦徒步來到我家,説我這些天辛苦了,來看看我們一家。毫無準備的我連忙招呼:“不好意思,不知二老要來!”隨後拿出如皋土特產董糖招待他們。“準備什麼呀,這不挺好啊!”接下來,老兩口親切地與我們交談起來:“家裏幾口人?父母身體好嗎?愛人做什麼工作……”儼然是父母對子女無微不至的關懷。臨了,先生從口袋裏掏出筆記本撕下一頁,然後拿起筆在上面寫下他們的家庭住址:“碧野 楊靜: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5號”,寫完將紙條遞到我的手中:“以後有機會到武漢我們的家中作客!”

然而,遺憾的是,此後二十多年裏,或因交通不便且相隔千里,或因工作繁忙難以脱身,或因通訊不暢無法確定先生是否在家等等,我竟未能登門拜訪過先生,直到得知先生“於2008年5月30日6時30分在武漢協和醫院逝世”的噩耗,我才明白因為上述所謂的“或因”釀成了自己的終身遺憾,每每想起來淚水就止不住,痛恨自己不會處世乃至不近人情,希望得到先生的諒解。

如今,武漢“解封”,正當春光明媚。倘若先生健在,學生再也不會猶豫,定會登門拜訪:“封城”期間身體可好,如何高歌“抗疫”……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台)、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閲讀
關鍵詞: 碧野 如皋 先生
責任編輯:香港誠信物流網小編
0

暴恐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