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皋發佈

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 > 香港誠信物流頻道 > 文化視線 > 正文

忍 冬

□陳健全

忍冬,就是金銀花,但比金銀花名字好聽,給它取名的人,想必是一位飽經風霜、滿心仁愛的人。第一次知道忍冬這個學名,還是在米沃什的《禮物》詩中:“如此幸福的一天。霧一早就散了,我在花園裏幹活。蜂鳥停在忍冬花上。這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我想佔有……”讀着,整個人彷彿置身於靜謐的花園,聞到那淡雅的花香。

正因喜歡,有年深秋,我從人家花園開過第二茬花的忍冬藤上折了一段回來,插在露台花壇的一角。聽説其野氣得很,一冬也就沒去管它。

開了春,上樓一瞧,嘿!它不單活了,而且葉腋已有新葉。可見,頑強繁衍的生命力,不因目光的忽略而自暴自棄。天氣一天暖似一天,時光長一寸,藤蔓伸一尺,枝蔓昂然向上,在這寸領土上譜寫新生的序曲。一到五月,花兒踏風而來,一蕊一瓣帶着苦盡甘來的甜香,盡情地綻放生命的菁華,正應了那句“金花間銀蕊,翠蔓自成簇”。瑟瑟秋風中,花開二度之後,忍冬經寒不凋,守望至春。就這樣,十餘年寒暑交替,忍冬亭亭直上,高過花牆,攀上水箱,枝葉宛若流蘇,年年花香四溢。

庚子年起,因為疫情,宅家除了多讀幾本書之外,對它多了份關注。尤其穀雨過後,天天上樓觀賞。“金銀花的花狀如針,叢生蔓上作龍爪。初開時,針頭裂瓣為二,長短各一,若放大之,似玉簪花之半股,其形茂奇。”與讀到的張恨水作品中的描繪,如出一轍。其間,最讓人欣賞的是一對對花初開時色白,經二三日則色變黃,頗有一銀一金的韻味。忍不住剪數莖,插葫蘆瓶中,案頭也夜散清芬。

當然,它不只花美,花香怡人,還可入藥。正如詩云:“滿樹金銀馥郁濃,柔枝鐵骨雅而雍,渾身是寶花中秀,誰敢嚴寒號忍冬?”記得小時候,自它“淺花逸飄香”的那天起,媽媽就採摘給我們泡茶喝,與吾鄉泡藿香、薄荷一樣,説是清熱、敗火呢。如逢盛花期,還收了,置於篩子晾乾。偶爾感冒,讓連喝幾天金銀花泡水,一片感冒藥沒吃竟也很快好了。從此對它,尤生敬意。後來,家裏有了本大部頭的《植物名實圖考》,方才知道清代“吳中暑月,以花入茶飲之,茶肆以新販到金銀花為貴”。正是“忍冬不為詩文貴,藥香天色人間春”!

至於藥用價值,《神農本草經》載:“金銀花性寒味甘,具有清熱解毒、涼血化淤之功效,主治外感風熱、瘟病初起、瘡瘍疔毒、紅腫熱痛、便膿血諸症。”《本草綱目》也講有“久服輕身、延年益壽”的功效。

不過,至為仍唸的是,去冬去友人家,他泡了兩杯金銀花茶,一人一杯,笑道:“聽説有抗病毒作用的某口服液都被搶光了,其實,主要配方不就是它和黃芩與連翹?”茶香嫋嫋間,書架上竟見一本名為《忍冬》的言情小説,好奇翻了下。原來,講了一個救贖的故事,一個“好人”去拯救另一個“好人”。作者取這書名,蓋因忍冬的花話是“愛的牽絆,愛的奉獻”吧。於此想來,忍冬,作為一味“疏風解表”的好藥,也給人心理上治癒作用吧。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台)、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閲讀
關鍵詞: 忍冬 金銀花 花香
責任編輯:香港誠信物流網小編
0

暴恐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