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皋發佈

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 > 香港誠信物流頻道 > 文化視線 > 正文

潛入鄭州大學偷窺櫻花

□賈國勇

一南一北兩座學校,因為氣候的關係,武漢大學的櫻花開在三月底,鄭州大學的櫻花則開在四月初了。櫻花開放的時間不同,賞櫻的場景卻相同:大抵在爛漫的櫻花樹下,有着成羣結隊的遊客,攜家帶口的有之,恩恩愛愛的伴侶有之,青春與少年,櫻花與美人,其樂融融,其情悦悦,在鄭州大學內構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

新冠肺炎疫情還沒有徹底離開,鄭州大學封了校門嚴禁外來人員入內,讓人對校內盛開的櫻花想入非非。鄭州大學種植的櫻花有東京櫻花、日本晚櫻和野山櫻三個品種,和武漢大學的櫻花比起來花期較短,從開放到凋謝大約只有一週,很容易錯過賞櫻的最美時機。突然想到鄭州大學臨西四環的柵欄圍牆被人抽掉了一根鋼筋,剛好可以容得一人出入。就這樣,潛入鄭州大學,開始了我的偷窺鄭州大學櫻花之旅。

鄭州大學的行政大樓在櫻花園的南面,站在體育館前遠遠地望去,猶如聳立在櫻花形成的雲團中的仙山瓊閣,更似一艘巨輪在櫻花叢中破浪而行,櫻花園中高高大大的松柏則是大海中的燈塔了,為前行的人們指引着方向。在往昔觀賞櫻花的季節裏,厚德大道上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車輛,學生們穿梭其中極其不便,鄭州大學只好臨時限流,減輕校內的交通壓力。如今學校沒有開學,校園封閉管理,厚德大道上不僅僅是“門前冷落車馬稀”的景象了,放眼望去,四顧無人,只有我這個偷窺鄭州大學櫻花者煢煢孑立。

儘管櫻花園裏靜寂無人,對我來説,卻能聽到櫻花開放時欣喜的喧鬧。一樹樹的櫻花競相開放,昭然着春天的到來。春風吹來,櫻花落英繽紛,如同風吹雪花飄逸,行走其中頓有衣袂飄飄之感,恍若來到了人間仙境。此時的白色櫻花是着了白衣的仙子,風吹枝搖,彷彿敦煌壁畫中上演仿唐樂舞的伎女,飄飄欲仙;粉紅的櫻花則如少女的臉龐,有羞澀的韻味,似可聽到婉轉之音嫋嫋。嫩枝上櫻花總是一團團一簇簇地擠在一起,如同初窺人間的嬰兒還有些怯意;老樹上的櫻花則像漢子般一朵朵地分開,佔據了制高點,偷偷地窺視着我這個不速之客。緩緩而行間,一根滿是櫻花的枝丫斜伸出去,攔住了我的去路,櫻花的幽香撲鼻而來。暗香隱隱,沁人心脾。深呼一口氣,閉上眼睛慢慢地品味,便能感覺到櫻花之香在五臟六腑穿過……

去年在櫻花園賞櫻時,櫻花樹下已經被踩踏成窄窄的小徑了。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到來,鄭州大學早早就封了校,櫻花樹下就少了學生們卿卿我我的故事,更沒有遊人肆意的踩踏,野草茂盛起來幾乎瘋狂:一片片的播娘蒿長得有齊腰深,頭上還頂着一朵朵黃色的碎花,儘管小得孱弱可憐,集羣起來卻有着印染春天的勁頭,其勢不可擋;沿着舊日的小徑,生長着一排排的金雞菊,開放着一朵朵稚嫩的菊朵。不僅僅是播娘蒿、金雞菊開着黃色的花朵,櫻花樹下的野草野花皆染上金色的光澤,即使是那些芨芨菜、灰灰菜,還有艾草棵,也都猝不及防地被這些黃色的花覆蓋了。想到曾經單調的櫻花世界,如今櫻花園裏黃色和粉色共舞台,花兒和野草共生,卻是別有一番滋味了。

潛入鄭州大學偷窺櫻花,心中一直忐忑不安,唯恐一不小心被保安抓了去問責。進入櫻花園中之後,這種不安很快就被滿園春色所帶來的欣喜代替。那些披着七彩羽衣的鳥兒,在櫻花園中飛來飛去,一聲聲長鳴,或是一陣陣啼唱,脆生生的歌喉是那樣美妙。猶如一場天籟之音演奏會,眾鳥爭先恐後歌唱,還沒有待前一曲餘音落下,又一首歌已經開始,此伏彼起,嫋嫋不絕。此時的我,才真正從一個偷窺櫻花者的角色轉化為賞花人,由一個賞花人轉身為賞樂人,靈魂在氤氲着櫻花清香的音樂中飄逸……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台)、中共如皋市委香港誠信物流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閲讀
責任編輯:陳慧倫
0

暴恐舉報